跨境读书潮 今年来势猛 新学年跨境学童达到9000名且以每年10%的

2019-03-13 18:42

  2003年开始兴起的内地孕妇赴港生仔潮,催生了深港间另一股潮流———跨境学童读书潮。在香港开学第一天,昨天清晨共有超过9000名跨境学童由深圳进入香港。昨日下午3时多,放学回深圳的蒋俊杰小朋友说,“早上6点多起床,好困啊。”据深圳边检称,在赴港生仔潮的持续发力下,深港间的跨境学童今后仍会以每年10%的速度快速攀升。

  昨日清晨6时许,刚刚开闸的罗湖口岸就迎来了第一批小客人,一队队穿着校服的小朋友,他们或由父母陪同,或三五成群,或由保姆公司集中接送,小孩子的嬉闹声溢满口岸。

  方莉、刘云芹忙碌在学童中间,一会儿协助保姆公司的阿姨整理学童队形,一会儿哄着哭鼻子的小孩,引导他们顺利过关,两名边检警察,此时承担了部分保姆的职责。

  从昨日开始,每天都会有5000多名跨境学童从罗湖口岸往返深港,为防止这些幼童走丢,罗湖边检每天都要准备几条“深港学童专用通道”,准备多个安全地点给学童集中。此刻,皇岗、福田、深圳湾等其他口岸,出现的也全是同样场景。

  据港方提供的最新统计显示,现在有近6.2万名港人长时间在深圳定居。近年来,深港走读学童迅猛增长,港府统计,今年跨境学童的数量比前年剧增51%。目前,深圳边检总站每天检查的学童数量已从世纪初的1000来人猛增到如今的9000人左右。

  “深港走读郎”是一个十分特殊的群体,随着近年来粤港两地的经济、文化交流日趋紧密,很多香港居民在内地结婚购房置业,而他们的子女大部分仍在香港上学,每天要单独往返深圳、香港之间。除此之外,近年来不少内地夫妇赴港生子,也生育出一大批拥有香港身份的小BB。

  “我今早6时多就起床了,7时多出门,9时就在课堂上课,好困啊!”在香港读书的6岁小朋友蒋俊杰说,他家住深圳,去香港上课很辛苦。

  数千跨境学童都需要照顾,他们小的才三四岁,最大的也就十二三岁。深港间近年来出现了跨境保姆公司、校车公司等多个新兴职业门类。

  目前,跨境学童也在香港中小学中占据越来越大的比例。明爱打鼓岭幼稚园的邝院长透露,该幼稚园100多位学生,其中有一个班25名学生全部为跨境学童。

  香港粉岭公立学校的刘老师说,他们学校有400余名学生,将近1/4的学生是跨境学童,并且从这几年所招学生数量来看,跨境学童的比例还一直在增长。刘老师分析,香港对教育的补贴政策、先进的教学水平都是吸引越来越多符合条件的小孩成为跨境学童的重要原因。

  由于近日内地多所学校出现了集体感染H 1N 1甲型流感的案例,口岸联检部门也积极采取了相关防护措施,检验检疫部门在入境大厅对跨境学童进行体温测量,及时发现跨境学童可能出现的发烧、咳嗽等症状。

  边检部门为此专门开辟了跨境学童专用候检区域,由专人引导学童在指定等候区内候检,避免与其他旅客发生交叉感染,确保孩童安全。此外,文锦渡边检与检验检疫部门、有关运输公司以及口岸附近医院等单位建立了联防联控机制,确保遇有学生出现疑似H 1N 1甲型流感病例时能快速沟通、妥善处理、及时救助。

  开学前一天,香港多所学校暴发流感,共有156名学生有发烧、咳嗽等流感症状,8人确诊甲流。其中,香港国际学校小学部、深水埗英华书院中一级都要推迟一周开课。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周一岳表示,开学后会有更多学校出现流感大暴发而停课,他呼吁家长留意子女如果出现了流感病征,就不应让其上学。

  香港卫生署发言人表示,建议两所出现H 1N 1甲型流感暴发的学校停课,共涉及89名学生。第一所学校是位于北角的香港日本人学校(中学部),涉及39名学生,包括24男及15女,年龄介乎12至15岁,他们于8月27日开始出现发烧、咳嗽及喉咙痛等症状。所有受影响学生均无需入院。化验结果显示,两名学生证实感染甲流。

  另一所学校是位于沙田的启新书院(小学部),涉及50名学生,包括30男及20女,年龄介乎5至10岁,他们于8月24日开始出现发烧、咳嗽及喉咙痛等症状。其中两名学生需入院接受治疗。所有受影响学生均情况稳定。化验结果显示,两名学生证实感染甲流。

  南区的香港国际学校小学部,65名4至10岁学童出现流感症状,其中4人确诊感染甲型H 1N 1流感,学校在开学日即停课。深水埗英华书院有21名中一预班学生出现流感病征。昨日早晨,学校职员在校门口为返校学生量体温,如果有发烧症状,则不能上课。

  开学的第一天,8岁的程嘉欣却缺课了。嘉欣住在深圳,母亲在深圳上班,父亲是香港人,她在香港粉岭公立学校上二年级。昨天早晨8时45分,小嘉欣从沙头角口岸过关时被告知她的证件于今年8月份已经到期,无法出境。

  由于新学年开学之后,从沙头角口岸过关的跨境学童大量增加,“小朋友的回乡卡有效期一般为三年,时限又短,稍不留意很容易就过期了。”边检民警说。由于嘉欣的证件过期,接送跨境学童的班车无法准时过关,车上30多名学生和老师等了将近40分钟才出境。

  小嘉欣在边检民警的照顾下,留在口岸等待外婆接自己回家,最终她也还是没能赶上9月1日新学年的开学仪式。为此,边检部门提醒学生家长及校方,一定要特别留意学生证件有效期,以免延误过关。

  昨天是深港两地学校开课头一天,跨境学童也结束近3个月的暑假迎接新学期。随着跨境学童的增多,香港教育局特意把过境巴士营办商的配额由过去的20班次增至现时的42班次。

  香港屯门小学校长会主席周锦祥称,去年屯门区小学有160名的跨境学童,而现在增加到近330名,收生情况理想。他表示,香港教育局也为跨境学童带来好消息,首先是今年增加了服务跨境学童的过境巴士配额,其次还人性化地加设特别北行班次,照顾跨境学童于不同时段的放学需要。

  周锦祥以屯门区为例介绍说,去年的跨境巴士只有4辆,今年则大幅增加,每天从深圳到香港有8车次,从香港到深圳有10车次,更好地照顾了部分较高年级的学生可以留校参加课外活动,无需下课后就急匆匆赶回深圳。

  屯门区学校在深圳的线路共有四条,分别是从福田妇幼医院开出的A线,从宝安西乡开出的B线,蛇口南山的C线以及在深圳湾口岸集中上车的D线,四条线路的终点站都是深圳湾口岸;以月为单位,校巴收费最贵的是最远的宝安西乡线港元,最便宜的是深圳湾口岸线港元。

  当校巴在深圳各区内接上跨境学童到口岸集合后,再按照相同学校或相近学校的原则让学童转乘指定校巴,分赴各间学校。

  在流感高发的情况下,校方也都感到了压力,“我们都不想成为名校!”周锦祥笑称,教育局开学前已经专门提醒学校要做好防范的工作。

  针对跨境学童,周锦祥表示校方已按照教育局指引做好一系列措施,首先会提醒家长不要让有发烧感冒病症的孩子上学;同时每天会清洁消毒跨境校巴;第三就是多重测温关:首关会在学童上车前用测温计逐个测量,其次在深港两地口岸有红外线测温仪,最后当学童到达学校时会再次进行提问测量,并用洗手液消毒;第四,当学校出现疑似或确诊甲型流感个案时,先向教育局通报相关情况,再由局方决定是否有必要全校停课。

  去年,不少学校因流感而停课,屯门区共150间的幼儿园及中小学仅有不到2%的学童出现病情,周锦祥对跨境学童完全放心,“家长和孩子都很配合”,加上多重“关卡”把守,他反倒认为要提醒香港本地学童为己为人要自觉,因为香港学童仅需手持每天自测的体温表和家长签名,到校后也只执行抽查体温措施。

  为了给跨境学童能更快过关和到校,屯门区小学计划自购一台自动测温仪,让跨境学童在口岸上车前的行走途中就能快捷简便得到测量,可以节省许多时间,学童可以无需提早起床,也预防出现迟到的现象。

热门推荐

推荐资讯